学术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崔柯前来我院讲学

发布时间:2018-05-28发稿人: 点击数: 1078
      5月4日下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青年学者、《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的副主编给文学院师生带来了一场题为“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的讲座。讲座由文学院艾士薇副教授主持,文学院刘春阳副教授、陈溪老师出席。

崔柯副研究员首先从 Kristeva 的译名开始谈起,考虑到保加利亚的姓氏与法语发音,最终其译为克里斯特娃,且表示此译名得到了哲学家本人的确认。随后,崔柯副研究从自己与克里斯特娃研究的“姻缘”开始说起,读研究生期间,他就对克里斯蒂娃作品中的某些概念,比如“放逐主体”、“文本”等,深感兴趣,并走上了学术道路。在进入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前,崔柯先生首先厘清了“文本”与“作品”的争端与矛盾。他指出,“文本”并非“作品”的美称,也不是后现代语境的产物,放逐主体,消解历史,只见文不见人,将写作等同为语言的游戏,而且,它亦不能被视为“文学之本”相反,它是纯粹概念性的产物,需要放置在精神分析理论的视域下加以理解。他借用法国文论家、哲学家、符号学家罗兰•巴特在《文本理论》中的观点,表明文本理论是由克里斯特娃所确定。


      在对文本理论的历史与理论前提加以界定之后,崔柯副研究员正式进入了克里斯特娃文本理论的分析。本理论极其复杂,融合了拉康的精神分析学说、马克思主义以及符号学理论。大体上说,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可分为四个部分:其一,文本的互文性,它源自克里斯特娃对俄国著名文论家米哈伊尔•巴赫金的“对话”理论的引入与发展;其二,文本的生产性,它借鉴了马克思对经济生活的抽象概括,说明文本也是一种生产活动,克里斯特娃据此阐释了拉萨雷的小说《圣特莱的小约翰》,声称不同文本单元之间的“互文性”关系使得文本自身具有“生产性”,而文本的意义不再由作者决定;其三,文本的异质性,此处,克里斯特娃引入了拉康的“说话主体”这一概念;其四,文本的革命性,这集中体现在她的著作《诗歌语言革命》(Revolution of Poetic Language,1974)中,即“说话主体”通过文本生产所“说”出的是符号态的“异质性”, 以此来否定统一主体,实现主体意识结构的革命性刷新。

根据一张亲自绘制的图表,崔柯先生简要展示了这一主要根据拉康精神分析学说发展的文本理论的复杂逻辑:


      崔柯先生总结道,所谓文本,是符号态侵入象征态的产物或结果,而互文性,则是一切文本的特征,而非国内某些学者所理解的文本与文本之间的相互关系。他还提醒道,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本身是一种先锋派理论,而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但它后期得到了发展或误读,是马克思主义、精神分析、语言学交汇的产物之一。
      最后,崔柯先生总结了克里斯特娃其人的遗产,即她参与建构了法国文论界的文本理论,并在女性主义理论上建树颇丰。不过,他也对国内克里斯特娃研究的不足表示了些许的遗憾。当然,他也分析了背后可能存在的原因或难点:克里斯特娃常在著作中进行文学游戏,中文译本往往难以传达;在理论上,克里斯特娃援引、借用甚至挪用其他思想家、哲学家的理论极多,包括黑格尔、马克思、拉康、胡塞尔,而现今的学术体系下很难出现能同时把握这些巨人的“通才”;落实到具体的阐释上,克里斯特娃研究的是先锋派诗人的文本,普通读者很难与之产生共鸣。

最后,在座的青年教师与学生们与崔老师就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与泛化使用、论文写作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临近结束,崔柯先生总结说,尽管克里斯特娃的文本理论是自成体系的艰深理论,而且实际操作性不强,但后期发展出的文本理论,更具实用性,但这并未削减克里斯特娃的先驱地位,也提醒我们不能无视理论创立之初的语境,而国内部分学者将“互文性”等同于修辞学中作为表现手法的“用典”,则显然是一种误读。最后,崔柯先生还援引了克里斯特娃的部分观点寄予青年学者与学生以希望。当她被问及自己的理论与萨特“介入型”知识分子的区别时,克里斯特娃回答,自己的精神分析,本身就是一种实践,在全球化的时代,最好要保持内心的反省。克里斯特娃数十年前的声音,何尝不能在当下的中国引起回响呢。(文:孙伟;图:杨燕艳)

上一篇: 冯毓云教授“回家”谈交叉视野与学术无人区 下一篇 : 周宪教授做客武汉大学长江论坛
版权所有 © 武汉大学文学院 地址:武汉市珞珈山 邮编:430072 鄂ICP备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师专区登录

规章制度检索 请输入教师学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