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韩经太教授谈中华诗情画意的阐释学历史生成

发布时间:2017-11-28发稿人: 点击数: 755

 

1125日晚,在文学院会议室,教育部社科委委员、原北京语言大学副校长韩经太教授应邀开讲,为我院师生带来一场题为《中华诗情画意的阐释学历史生成》的精彩讲座。韩经太教授分享了自己关于中华诗情画意的阐释学传统的新近思考,到场的同学们都收获颇丰。

中华诗情画意的阐释学传统,是中华古典文学艺术之美感精华和中华传统文化之思想精髓合二而一的精神创造物,其历史性展开的阐释学形态,以及历史积淀而生成的思想理论体系,具有极其重要的新时代阐释价值。韩经太教授从五个方面对中华诗情画意展开了论述。首先,中华诗情画意之生长原点是大形象思维,这种思维深刻影响着以诗情画意之美为典型特征的中华审美文化的内在思维方式。以往文学艺术史认为中国古典诗情画意的历史生成在唐宋时代,韩经太教授则追溯到元典时代《老子》哲言之“大象无形”。“大形象思维”之“大”,即“大象无形”之“大”,代表着中华美学的特殊的形而上讲求。两端玄同与消解物我界限的超越性是这种大形象思维的两个方面,这种思维模式同时追求着每一个体的独立自足、天地万物间的融通为一、永无止境的精神超越。

其次,中华诗情画意的历史生成,其主体意态兴发于魏晋人文自觉思潮。钟嵘《诗品序》以“指事造形,穷情写物,最为详切”概括新兴五言诗的新追求,《世说新语》中载戴安道“画《南都赋图》”,此种指向视觉审美的“造形”观念和“以赋为画”的绘画赋化意向,正是魏晋文学自觉中的“图文共生”现象的体现。开创“诗意画”传统的标志性人物顾恺之提出的“目送归鸿难”的画学难题,实质上也是“画中有诗”的诗画交融美学难题。解决之道恰在于“传神阿堵”与“不点目睛”的矛盾组合,在于“实对通神”与“迁想妙得”的矛盾组合。

与讨论诗情画意之美便常常从盛唐王维说起不同,韩经太教授重新发现了王昌龄的重要地位,王昌龄“诗有三境”之“三境”间的关系论,正契合于殷璠“兴象”观的生成原理。通过对王昌龄“三境”说与司空图的两点论进行解读,韩经太教授梳理出一条自魏晋至晚唐的物色写照而讲求诗意“造形”之美的文学发展脉络,以及缘此而生成了讲求“目击可图”的“诗中有画”艺术传统。

及至宋代,文学和艺术则都追求一种“萧然”的技术美学境界。“不烦绳削而自合”贯穿于宋人诗文书画的理论批评实践,李成在山水画中首创“仰画飞檐”的艺术手法,沈括提出“以大观小”、“折高折远”,都是对“不烦绳削而自合”的技术美学阐释。这种“忘却技术的技术美学”,具象到中国古代绘画艺术透视美学则可诠释为“不烦定点透视而自合”。

从中华传统文化之文艺精神阐释的整体观照出发,韩经太教授认为中华诗情画意是一个大于诗画交融的概念,诗情画意的理想境界是道德文章风骨与诗情画意韵味的“人学”统一。中华君子人格具有“原道”“问仁”“游艺”的丰富内涵,没有君子人格的内在规定,所谓“文人艺术”便容易滑向“玩物尚志”的泥沼。

初冬的寒冷丝毫不损听众的热情,互动环节同学们十分踊跃,就苏轼的形似观念、庖丁解牛与技术美学、动态过程的绘画表现方式等问题与韩经太教授展开交流,现场气氛活跃。本场讲座为武汉大学文学院百年院庆系列学术讲座之一,由文学院鲁小俊教授主持,陈文新教授出席。(张奕)

 

上一篇: 左东岭教授做客武汉大学“长江论坛” 下一篇 : “2017青年学者词学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
版权所有 © 武汉大学文学院 地址:武汉市珞珈山 邮编:430072 鄂ICP备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师专区登录

规章制度检索 请输入教师学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