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图文:溯回先秦重读元典

发布时间:2016-12-19发稿人: 点击数: 6064

——武大文学院吴天明教授这20年

图为:吴天明近照

图为:吴天明在图书室


    武汉大学文学院吴天明教授所开的文学类公选课程,不仅深受文科学生喜欢,而且会令众多理工科学生抢个“头破血流”。
    吴天明早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青年时期研究唐代诗歌、古代神话、习俗伦理。中年之后不断溯源而上,直到遇到孔孟,遂投身研究先秦文学,至今已20余年。说到研究方向的改变,他形象地用抽烟作比:“我一开始抽卷烟,但后来抽了旱烟之后,就不想抽卷烟了,觉得卷烟一点味道都没有。”吴教授认为先秦文学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拥有极为深厚的内涵,而要研究中国现阶段的许多问题,也离不开先秦文学思想。

    矫正常识的任务
    在吴天明看来,自己这20年所做的工作就是“让常识回归”——“在过去的几千年中,我们所推之为常识的东西,其实很多是错误的,以讹传讹地传了几千年。研究者如果不回归元典,只是相互借鉴抄袭的话,是十分可怕的。”
    在先秦文学中,孔孟之道最受世人重视,被人们误读的地方也最多。
    吴天明举例说,最近一百年,很多人研究孔孟之道时,认为孔子所说的“人”、“民”中的“人”指贵族,“民”指奴隶。但我们把先秦文献当做一个整体研究就会发现,“民”不是奴隶,而是指平民百姓。同时,孔子的“人”指上等人。但其中有两个阶层比较特殊,一个是“士”,一个是“小人”。“士”即指读书人,孔子经常教育学生读书学习,其中品德高尚的士就升到君子一层,即所谓的志士仁人;而不讲仁义道德,没有学问的,就被分到“民”(小人)的行列了,所以“士”是包含两个阶层的。而“小人”论经济、社会、阶级、政治地位等要分到“民”中去,孔子经常说“使民”,又常说“使小人”,都是“民”;又比如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其中的“小人”很明显也是指“民”的。那既然已经有了“民、众”等说法,为什么又要单独提“小人”这个说法呢?吴天明认为孔子所说的“小人”是由贵族平民化而来的——或因繁衍过度,或因犯罪。而“民”在春秋时代毫无疑问只是平民而不是奴隶,《尚书》里面说,周文王就说要富民,那么“民”一定不是奴隶了。“民”在殷商时代应该是奴隶的意思,但到了周,特别是春秋之时,就不再指奴隶了。

    以经解经的方法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六经注我、我注六经”的说法。但在吴天明看来,这种方法极易受释者主观意愿的影响,无疑是有问题的。他认为,学者在研究、解释经典时,最好要把自己隐去,把自己的意愿放在一边,尽量用经典去还原经典,做到“以经解经”。
    吴天明还是以手中的一支烟为例:“你说这个粉笔怎么好怎么好,但夸了半天却才发现,它哪是什么粉笔,而是根烟。如果连本质问题都搞不清楚,还说什么研究。”所以研究时一定要回归元典。如《论语》中“晏平仲(晏婴)善与人交,久而敬之。”一句,人们普遍理解的意思是“晏子擅长与人交往,时间久了,大家都很敬重他。”其实这句话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要知道,晏婴是一个侏儒,身长只有六尺(相当于今天的一米多一点点),看上去和孩子一样。因此人们在交往之后尊敬晏子还可以引申为:人的天性是以貌取人,而只有时间久了,才会显示出你的德行,像晏婴这种人才会得到赏识。如果研究时只是单纯地用“六经注我,我注六经”的方法,是不能理解这层含义的。
    在日常课程中,吴天明也很注重文献的教学。而且他主张直接讲文献,反对大篇讲概论。他认为,讲概论学生会出现所谓的“一讲就懂,一放就忘”的假理解现象。而只有从文献入手,让学生得以真正理解,才会有效果。

    承上启下的思想
    吴天明认为,孔子的思想大多是集夏商周的思想所成,如“巧言令色鲜矣仁”“克己复礼为仁”等为《尚书》中的观点,而非孔子的独创。孟子则是继承发展了孔子的学说,更是集三代之大成。但世人多熟悉《论语》,推崇“万世师表”孔子,却对孟子重视不够——直到中唐韩愈柳宗元时期才开始推崇孟子、把他封圣;到了南宋时,朱熹才把《孟子》一书列入四书之内,将其作为经典。孔孟地位的差距是与其思想的差别息息相关的。
    孔子虽讲君臣父子关系,但只讲半边道理,只要求臣要像臣,却不要求君要像君,所以他受到后世统治者的赏识。而在孟子看来,当统治者昏庸无道时,臣子是可以反对君主、甚至杀掉昏君的。此外,孟子虽然也提君臣父子关系,但是他讲的关系是相互的。黄宗羲在《原君》中就对孟子有很高的评价,认为孟子帮人们解脱了桎梏。在孟子看来,评判一个君主,首先要看其是否对天下苍生有利,如果无益于天下,就不算是君,无论怎么处理自然都是可以的。
    吴天明认为其实孟子真正重要的思想,还是前文所提的有关“民”和“人”的思想。孔子始终是对上层人的仁政,并没有以民众为本,而孟子是关注所有百姓的,是真正关注民众的。

    后记
    吴天明回忆自己很早就评上了正教授,但在评上之后就很少写文章,代课也不多,而是开始老老实实地埋头读书做学问。他认为研究学问不可操之过急,要有深入的过程才可能会有收获。吴天明说自己研究孔孟之道就是要想把中华文化的源头搞清楚。二十余年来,研究越深,就越是发现传统经典不是陈芝麻烂谷子,中华文化的源头是生机勃勃的,而且文化的发展过程是有规律可寻的,好的东西几千年几万年过后,也还是可以留下的。但这一切,只有先还原中国文化的本来面貌,才能进一步进行之后的研究。最近,吴天明开始整理多年来的读书笔记,想把数十年来追根溯源的收获,整理出来留给后人。(文 原昕)

上一篇: 武大学生有板眼 甲骨文金文做贺卡 下一篇 : 武汉大学:快乐桥牌 感悟人生
版权所有 © 武汉大学文学院 地址:武汉市珞珈山 邮编:430072 鄂ICP备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师专区登录

规章制度检索 请输入教师学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