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张箭飞教授应邀为汉语国际教育研究生作学术讲座

发布时间:2016-11-21发稿人: 点击数: 9017



1118日下午,应对外汉语教研室邀请,张箭飞教授为我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研究生做了一场题为植物交换与植物学:文化对话的一种可能性及前瞻的报告,为到场师生开启了一个跨文化研究的新视角。


植物与文化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呢?植物在全球性交际中充当着一个怎样的角色?植物交换与植物学能够为跨文化交际、语言研究带来哪些启示?对于这些问题,张教授在讲座中都做了精彩的阐释并引领了启发式的讨论。


张教授首先由我们生活中常见植物的不同命名引出今天的主题,进而谈到珙桐、大熊猫被法国传教士 Armand David首次发现,植物猎人对于新植物物种的采集与引进,以及现如今我们餐桌上源自世界各地的食物(可称为international food),指出语言、文化、植物交流是同时发生的,植物的交流也是一种文化的交流。


接着,张教授借由鲁迅先生我怎么做起小说来跟大家谈起自己是怎么讲起植物与文学来。在西方,园艺一直是一个贵族传统。当我们与西方人交谈时,植物总是一个非常合适的话题,与西方人谈论园艺花草不会像谈论政治、文化一样需要顾忌很多因素。在中西方文学中,植物也都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的《诗经》中存在大量植物名称,以植物起兴是诗经中的一种重要表现手法,子曰:《诗》可以行,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西方的《荷马史诗》中出现了81种植物,酒神狄俄尼索斯的葡萄酒引发了葡萄崇拜,中世纪以玫瑰为主要象征,到后来浪漫主义作品中的植物就更多了。中国古人常以山水比德,托香草以自喻,借草木而抒情,这其中就涉及到草木伦理学、心理学、哲学等方面的知识;西方哲学家也曾通过植物来进行哲学问题的阐释,比如黑格尔曾说种子是对花朵的否定


随后,张教授给大家介绍了植物学与植物交换在现当代的进展。从《诗经》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到中国第一部有关动植物的专著《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名物学的研究由此开始。在西方,达尔文发现进化论,出版《物种起源》,近代博物学蓬勃发展。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以及人类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入思考,植物学、生态学的研究也日趋完善。而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古典文学中的植物词语研究仍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可以凭借对古典文学作品中的出现的植物名进行搜集整理,进而了解到那个时期的植物概况。同时,不同的植物名称也被赋予了不同的文化内涵,张教授为我们列举了荷花与莲花的例子,并推荐了市川桃子的著作《莲与荷的文化史》。张教授指出,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如何利用植物的历史(All Flesh is Grass),全球性的交流与对话,也围绕植物而展开。美国劳费尔的著作《中国伊朗编》就为我们介绍了东方名物、语言、制度各方面专门问题的研究成果,其中包括中国和古代西域植物的传播关系,以及中国境内几个民族语言中若干词汇的研究。近代史中开启全球性交流的时代,也就是16世纪,既是一个探险时代,也是一个植物大交换的时代(Age of Exploration/Plant Exchange,东方的茶与香料,美洲的烟草、甘蔗、玉米开始改变旧世界人们的生活方式,文明冲撞与文化对话在这个新时代频繁地上演。张教授接着对比了中西方两首诗歌中来自于中国的植物意象,张九龄《江南有丹橘》中的柑橘和歌德《迷娘曲》中的柠檬,指出了在文学作品中围绕植物展开文化对话的可能性。


最后,张教授围绕植物的主题提出了一些跨文化交际与跨文化对话的建议。今天,欧洲中心的发展模式使西方国家出现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与生态危机,我们应该意识到换一种思维方式也许会使全世界大大受益,也应该欢迎来自不同文化的知识分子为大家关心的问题提出建议、作出贡献,这些非西方的价值也许同人权一样重要。中国文化对世界的贡献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其中包括园艺、植物,中国也是园林之母,西方世界从中国引进的物种随处可见,至今仍然留存。在跨文化交际中,我们要注意把握到两点,一是对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二是要对其他文化抱以平等和开放的心态。跨文化对话就是不要以本位文化作为文化沟通的起点和归宿,而是以平等的态度、开放的心理互相学习,提高对他者的敏感度。张教授还以玫瑰为例谈到了文化对话的语汇,对比了唐代唐彦谦的《玫瑰》与彭斯的《一朵红红的玫瑰》两首中西方诗歌。玫瑰原产地在中国,后被引进到英国培育,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玫瑰都是人类文化与生活中最重要的花卉之一,也是文化对话中的一个重要话题。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就生活中与植物有关的一些问题和一些有趣的现象和张教授交流讨论。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包括动植物的命名方式、分类方式,一些常见的生活用品(如麻绳)具体是用哪种植物制成的,以植物为话题进行跨文化交际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等等,张教授都一一进行了回答,解答疑惑的同时也激发了同学们对于植物学的兴趣,给了同学们一些新的研究启示。比如,我们可以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研究植物命名后缀,通过现有语言中保留的外来植物的发音推测其原产地语言的语音面貌,这些都是我们以前可能没有注意到的视角。张教授还强调,对于植物与文化的研究,一定要注重实地考察,本土观察与地方知识尤为重要。植物学一直是一个理科类的学科,大部分文科的同学可能都不太熟知,而在有些人文学科的研究领域,就比如我们今天谈到的植物交换与跨文化的话题,就与植物学密不可分,这就需要我们加强跨学科建设,培养跨学科意识。


讲座互动环节师生还就相关域外汉学研究、文学作品中植物意象、植物命名的语言学理据、海外中国文化传播等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董一睿)



上一篇: 语言智能信息研究成果报告与发展咨询会召开 下一篇 : 浙江大学徐永明教授在我院讲学
版权所有 © 武汉大学文学院 地址:武汉市珞珈山 邮编:430072 鄂ICP备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师专区登录

规章制度检索 请输入教师学工号